本港台现场报码室

爱情的古罗马语是什么?求答案

更新时间:2019-09-09

  宇宙“大家庭”的成员也始终“勾心斗角”,你死我活争个不休。第2页。基督宗教信仰找到了迷宫的出路;它取消了那些可怕的“怪力乱神”,也不继续崇拜自然的力量,不崇拜山神、河神、森林之神、神圣的动物等。第3页。克服古代“万物混一”的宇宙观的最大力量是《圣经》的创世论与反对占星术的倾向。第8页。古人的有机自然观是一种“混合动态”,是神、星、数、物的合一(如罗马人的占星术),而现代性的世界观则是一种“静的”、经纬分明的宇宙观。第10页。大自然的循坏是有目的、有计划、有方向的。在这样的宇宙观中,整个大自然指向上主的伟大和智慧,整个宇宙反映出上帝的荣耀,而万物的新陈代谢不再是悲观主义的表现,而是表达出上主的仁慈。第18页。第二章 时间与历史基督徒的目的和基本动力是:认识上主,认识和施行他的法律,与他人赞美主,建立他的团体,传播他的信息,瞻望天国的来临及死后在主内的安息。这些目的都是积极的、可行的目标,而且它们给予人们心灵的恒力与平静的意志。同时,基督信仰也肯定每一人的责任,肯定“最后的审判”,肯定人在“行善”或“行恶”方面都要负担责任。基督宗教克服了古代人的悲观意识,因为它给人们一个目的,一个超越权、名、利、色的目标和使命。基督宗教给了人们希望与喜乐,但这喜乐的前提就是基督宗教的特殊目的论。第34页 “向前走”的思想在《圣经》的陈述中十分明显。人民的苦楚与喜乐、成就与失败都以一个救恩历程的大框架为背景,而在这个大的计划当中,个别的人和个别的事件都有其意义、地位,甚至可说有其“历史使命”。《圣经》的大指向有始有终,有前有后,有《旧约》和《新约》,而最重要的是,上主的行动都是一次性的,是历史性的而不是循环性的,是不必重复的举动。第37页。在基督信仰中,耶稣的救赎行动更是不必重复的,是独特的、终极性的、彻底的、最后的。换言之,上主绝不会“重复老调”。在他那里,“进步”是可能的,一个真正的新开头也是可能的:一个零点、一个“元年”、一个新时代、一个转择点是可能的。第37页。犹太人传统要求所有的信徒一起纪念共同的历史教训,而这样建立了一种共同的时间感和历史观,同时让所有的人参与和理解社会的问题。第41页。重要的是,基督宗教的时间观和救恩史有关系。根据基督信仰,人间的行动与上主的计划要对应,所以每一个人也必须善用时间来完成自己与他人年的救恩。欧洲古代和中世纪的隐修院就表明了这一点:那些修士认为,人生应该有很严格的安排,而每天的祈祷与工作是重要的,是符合救恩的秩序,有助于个人的得救,并且有助于整个人类的得救。第44页。第三章 人与语言在“特权”和“普及化”之间,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基本上还选择了第一个,而《圣经》的精神才迫使所有的人学习那些具有约束力的、神圣的、真正值得学习的话;《圣经》思想选择的是“普及化”与“白话”的路线页。“对话”应该是“活人的对话”,是每天的生活心态,是觉醒的生命,而不仅是表演者之间的那种在特殊情况中的对谈。第62页。“对话”的前提是两个主体的存在:“沟通”是“你”和“我”之间的沟通。从一个主体到另一个主体的跨越和传达的信息,这才算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对话”。陈述一些永恒不变的成语、发出某些命令、颁布某些规定,甚至表达自己的情感,如果没有获得对象的回应,这都还是“自言自语”。然而,《圣经》就突破了这种“自言自语”的方式,它表现的是“成功的沟通”,而不是“失败的沟通”,因而也鼓励人们进行更多的沟通。第63页。第四章 人的尊严古代人所追求的在很大程度上也不是个人的“自由”,而是吃饭、身体好、长寿、平安、秩序的稳定、传统的保全、人间关系的顺、正和定。。。。“平安”的价值比“自由”或“线页。基督信仰中,只有一位老师在这种精神氛围中,人们能超越“人间权威”的教训,能超越“人的主观”而寻求一种更宽、更深的真理和客观性。因为“真理”本身(即上主)被视为“惟一的老师”和“惟一的标准”,人们向知识的探索不遭受古代权威主义和传统主义的羁绊和干扰。第79页。基督信仰的传统不怕陈述和诚恳地面对人生中的痛苦,因为它给了痛苦和受苦者一个新的方向,新的目的、动力和新的希望:十字架成了痛苦和死亡中的安慰和希望。义人的受难被视为具有意义的,有目的的,因为通过义人的受罪,很多人获得救恩,获得爱护。这种思想改变了整个欧洲思想传统的方向,也引导许多人为了一个更大的目的而更有意识地、甚至自愿地接受苦难和疾病。第82页。第五章 人和工作古代的工作确实很像一种没有进步的、没有意义的、悲哀的动作,就像Sisyphus的无奈辛劳。古人主要看“行动”,而他们不堪劳动的“果实”,不看劳动的深层目的和意义。基督宗教传统却对“劳动”作出一个很积极的解释:体力劳动有一种教育功能,它是帮助人的,是光荣上主的行动。第90页。本笃会的会规和其他修会也规定修士应该“工作和祈祷”。第94页。现代人不再陶醉于“伟大的巨工”,而注意细心的、准确地和谨慎的工作态度和精致的、质量高的工作成果。现代的人是“重质量”的,而工作者也应该是一个“能手”,受过训练的人。这样,工作的专业化获得肯定,而人的工作也成为一种表达自己的机会,具有比较大的创意和乐趣。第99页。第六章 婚姻与家庭古代的婚姻不尊重个人的感受或心理的需要,只强调“传生”的命令与生理的“铁律”。换言之,个人生命只能因家族的生命而获得意义。在古罗马社会中,“立后”是夫妻的最高目标。第107页。古代的人利用婚姻来提高自己或自己家族的地位,因而在两个人的爱情上加上社会性的目的、政治性的目的或经济性的目的。譬如说,古希腊的爱情故事在很大程度上都包括某种权力斗争。第111页。基督宗教思想中的“天堂”和“天国”开辟了一种新的领域,也就是一个超越男女之情,超越家法,超越世俗观念的领域。在这个自由的空间中,“独身生活的文化”呈现出很多特殊的现象:独立的hermits(隐修者)生活在沙漠中;独身的人形成一些“隐修团体”(譬如“修会”);个别人为了更大的价值而通过独身生活“圣化”自己,“奉献”自己的情感。第115页。犹太教与基督宗教徒将“神”称为“父”,但这个“父亲”是一个“神圣的”父亲,他不像人间的父亲们。人们也不是他“生”的,而是他“创造”的。按照基督信仰,只有一位是“天主父生的”,那就是耶稣基督。犹太人和基督徒一直很清楚地划出了这种界限:上主是“父亲”,但他又是神圣的上主,他不受人间“父权制”的限度,但他的“盟约”、他的“博爱”、他的“法律”和“审判”远远超越人间的“父权制”,也跨出古代的家庭制度。第118页。《圣经》在很多故事当中特别注意到儿子的权利、妇女的权利、弱小者的权利。在根本上,《圣经》的立场和角度就是“弱小者”和“被压迫者”的角度。第119页。“爱”不仅仅是肉体的冲动和这个冲动的满足,但“爱”在本质上是“两个灵魂的对话”。基督宗教纠正并净化了古代文化的“泛爱”倾向,改变了那种“充塞宇宙的阴阳之情”,而以新的精神补充了男女之情:人们的爱欲也需要对弱小者的爱惜以及美善者和圣者的爱慕。第126-127页。《圣经》中的信仰告诉人们:你可以克服并管理好你的欲望,只要有信心,只要有希望。当然,最后的原因是那位没有“七情六欲”的、超越人间的、“神圣的”上主;他是那个最有智慧的、最理性的、最高尚的“主体”,而他要求人们也过一个“神圣的”、“圣善的”生活。第124-125页。第七章 社会与政治无论是在家族、民族或地理概念上,还是在社会阶层和社会地位上,基督宗教推行了一种平等的精神和一种接近陌生人的态度。第八章 人与宗教信仰真正的“合一”及“结合”宗教生活中的“思、言与行”不是通过政治策略来“统一思想”或“统一朝拜”,而是通过学习、范希和整合的漫长文化过程,是一个“由下而上”、“由内而外”的过程。第148页。在古代宗教中,很多神明和人鬼只是“吃而无言”的,他们“有口不能言”。虽然人们向他们发出祈求和祷告,但神的“答复”是不清楚的,是神秘的。因此,人与神的“对话”变成一种“我给为了使你给”,就是通过祭祀而求神的保护,而并不是一种“精神性的对话”,一直“灵魂的交流”,一种“祈祷”。这样,古人强调外在的“行动”,但忽略了“内心”与精神性的宗教生活。第165页。在《圣经》那里,“神”主要是一个精神性的存在,而他愿意与人们进行“精神性的交往”,也就是说,他要沟通、听、说、宽恕、接纳、降幅,将人的名字写在生命书上等等。今晚六彩现场开奖结果,在另一方面,《圣经》也要求人们进行一些精神性的“活动”:人要归依、信、认识神、爱慕神、聆听、牢记在心、学习法律、赞颂、祈祷。《圣经》中的这类说法表明,《圣经》的传统已经离开了古代的形式主义与外在倾向,而走进一个新的领域:内心信仰的领域。《圣经》中的神要求的的不是人的财产,而是人本身,他要的人的“心”,要一个“虔诚的心”。第166页。《圣经》的精神不是挑起阶级之间的冲突和矛盾,而是“富人”与“穷人”必须在上主面前“相遇”。第175页。在某种程度上,古代的宗教是“物质化的”、“外在化的”宗教活动,而它缺乏内心的反思与精神上的归依。古代宗教也不是“书本的宗教”,它们没有一种很明确的、说明信仰的、权威性的“经典”。另外,“哲理化的宗教”,譬如Stoa(斯多亚)学派的理论,都缺少一些比较有吸引力的“神学故事”和关于人如何能“获救”的叙述。古希腊与古罗马思想家们想探讨宗教的意义和神明的“本质”,但他们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民间传说与文学著作对神明的描写。第177页。基督宗教是一个有“教义”(或“教理”)的宗教,而这也意味着,基督宗教能结合“思”与“信”,它不怕哲学分析的考验与“问理由”的锻炼。在基督宗教那里,哲学家、文学家与神学家成了朋友,因为他们能在共同的价值观、共同的思想基础上对线页。第九章 伦理道德 基督宗教也并不把肉体的生命当成最高的和绝对的价值。在基督宗教教会历史上,很多martyrs(殉道者)就交出了自己的性命来为基督“作证”。但这不是一种“无情的英雄主义”的表现,不是普罗米修斯式的“反抗”,而是宗教诚意及“爱慕上主”的表现,不是“憎恨到底”,而是“热爱到底”。基督宗教中也需同样有某些“英雄主义”的气概,但这个勇气不在于武力和斗争的能力,而在于行善、抵抗诱惑、接受压力、为了信仰而忍耐痛苦的能力。换言之,古代希腊人的英雄主义是破坏性的、毁灭性的,而基督宗教的“英雄主义”是建设性的、积极的。第190页。


香港本期开奖结果| 开码现场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| 现场开码|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| 大赢家心水论坛| 118彩图库118论坛| 牛牛高手论坛| 今晚马报开奖结果| 正版挂牌更新| 1861图库看图区| 二肖输尽光|